樱临樱语

世界总是那么残忍,因为为了活下去,你就必须残忍。

我爱的人,是谁?【路绘】【BE】

在开头要讲下——

有写诺诺讨厌的请别看!!!!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路绘【我爱的人,是谁?】

    太阳离开了地平线,天空陷入了一片黑暗,坐落在半山腰的学院里电灯的光辉显得更加耀眼,像是镶嵌在黑暗中白色的晶石。

    路明非耳上挂着红白相间的游戏用耳机,耳机的白色区域因为是崭新的几乎可以当做镜子。这个耳机,是他在2011年开始一直很喜欢的小说《全职高手》里叶修的同款耳机。虽说是同款,其实是一款在国产算是良心比较好用的叶修主题耳机。跟女性向游戏刀剑乱舞里较受欢迎的加州清光...

2 5

再见【楚子航篇】

 楚子航篇

    早晨还是阳光明媚,但是下午天空却莫名其妙的阴沉下来,下起了如同狮子一般的暴雨。像是遭遇了元素乱流一样,令人心情一点也不安静。

    楚子航一只手里捧着一束显然刚刚从温室里摘出的淡雅白菊,一只手里撑着大约几年前“爸爸”送的生日礼物:一把brigg的27寸樱桃木丝绸伞面的刻名黑伞,缓缓的向卡塞尔学院的英灵殿走去,是的,走向卡塞尔用来埋葬死者的墓地 。

     楚子航走到了在千千万万个无名的墓碑中非常普通的一个面前,放下白...

9 18

伞下【恺楚】【长篇】【第五章】

“哈?想起什么?”恺撒摇摇头,坐了下来。“他也是卡塞尔的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路明非尴尬的清了清嗓,快速的编造了一个理由:“啊……师兄他和我一个中学的。然后他比我高一届,在大学时嘛……因为个人原因,老大我就不说了。很少在学校。”
“不过别看这样,他可是A级哦!”路明非顿了顿,心脏快速的跳动着。
恺撒笑了笑:“嗯,还是个黄金瞳。”
“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要戴美瞳了。”恺撒转过头,对着楚子航一脸骄傲的说道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师兄,你为什么会和老大在一起啊?”路明非把楚子航拖到一边,悄声问道。
楚子航皱皱眉,说:“他突然间找过来的,本来以为是想起来了,结果……”他顿了顿“是撩汉...

3 10

他是我的父亲【楚家父子】【亲情】【奇葩】【虐】

楚天骄哼着一首老旧的英语情歌,走在老旧的小路上。
小路上没有任何人,只有成堆的垃圾和用漆喷在墙上的中二话语。
楚天骄正要赶着往她妻子那儿过去,因为发生了一个天大的事情。
麻烦的大事情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楚天骄是个在别人眼里普通甚至有点废材的男人。
除了开车和会说话以外,一无是处的男人。
在苏小妍眼里也是。
但是苏小妍爱他。
苏小妍是个漂亮的女人。
除了嫁给楚天骄这点以外都令人羡慕。
她怀孕了。
但是是弄错了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怎么样?小妍?”楚天骄推开病房的房门,急切的开口问道。
苏小妍摇摇头,说:“没事,就是没怀孕,弄错了……”她笑了笑。
“不过没问题的啦,反正生宝宝肯定很痛,还会变胖嘟嘟...

4 6

伞下【恺楚】

“给您,”服务员把冰淇淋递给帕西“欢迎下次惠顾。”
帕西接过冰淇淋,撩了撩偏长的细发,转身往门外走去。
“家主,怎么会找到楚子航的呢……”帕西的声音如同蚊子哼哼一般“明明应该已经忘了他才对。”
“这个冰淇淋意大利也卖吧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可以走了吗?”楚子航看着恺撒好不容易吃完了所有的订餐,撑着肚子瘫在椅子上。合上厚厚的书问道。
“嗯…你是说去见路明非?”恺撒抬起头,问道。
楚子航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回答“我不认为你要找你的未婚妻。”
“路明非连这都跟你说了?这家伙到底多爱你!”恺撒猛的起身,惊讶的问道。
“走吧。”楚子航没搭理恺撒“我想路明非应该急着我们来。”说着走向门外,撑起了伞。
有...

2 20

伞下【恺楚】(第三章)

又不是女生也没下雨不用伞不也可以吗……而且一看我就不会带伞的好吗?!
恺撒默默的在心里吐槽到,然后绅士的笑了起来。“抱歉没带,我叫帕西帮忙买一把可以吗?我食物吃不下这么多可不可以帮我吃点呢?”
“恩,谢谢。”楚子航无视了恺撒的后半部分,回答。
夜兔的饭量很大,但和混血种在一起后基因就被削下来了,有了混血种的力量就不需要强大的进食来支撑了。
恺撒强装淡定,挂着不自然的笑容说道:“那我去打个电话。”说着还比出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。
“嗯”
恺撒踏步,往门外走去,推开了玻璃门。
“什么事?少爷?”帕西的声音从苹果手机里传出,那声音总会令人安心。
“帮我买把黑色的伞,我一个朋友需要用。”大概算是朋友吧。
“好的。”帕西平...

3 11

伞下(恺楚)(长篇【第二章】)

楚子航正在喝可乐,被突入其来的问候呛了一口,他抬起头,淡淡的说:“楚子航,你好。”
冰山美人?还挺可爱的。恺撒想着,正要开口打开话题,却听见对面的男孩问道:“千里迢迢的来到中国,是有什么事么?”
他怎么知道我不住在中国?
恺撒皱了皱眉,露出了疑惑的神情,楚子航抓了一根薯条,沾了沾番茄酱后放在嘴里嚼了起来,像是为了解答他的疑问似的:“你的皮肤没有被晒过的痕迹,所以肯定是最近来这儿的。而且路明非和我说过,你要来这儿。”
“你和以前一样。”恺撒笑了起来。
“嗯?”
脱口而出了,明明不认识的。
恺撒的笑容僵了,显得有一点可笑。他连忙随便打了一个谎言:“真是抱歉,我认识一个和先生很像的人,他前段时间刚跟我说过类似的话...

15

刚开始我也犯过这种错误呢,虽然没闹那么大。

ChocolateColaCheese:

*剧情居然完全不受我控制…………明明ABO开头就应该一路狂飙黄暴到底…………………结果我居然这么小清新的就结尾了

*大脑紊乱的比心

伞下(恺楚)(长篇)(第一章)

樱临短记

楚子航不能晒太阳
因为他是混血种和夜兔的后代。
恺撒总是沐浴在太阳下
因为他是被命运选中的混血种的太阳。
他们一个身属黑暗,一个身属光明。
待在两个不同的世界,就像两个平行线,永远不会碰在一起。
但他们不仅相交,还相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樱临,于2017.7.5...

2 21

自述系列and维海诗 楚子航死亡前的想法罢了 我的国王,我的教师

两个超短的,和在一起发了。
龙族和王室教师海涅的。
CP:维海,和楚子航自述。
后来楚子航把自己烧成灰了,尽管不合理。
没法看到楚子航美丽的尸体了,嗯。
有空写几个甜甜番外吧。
致力补番于银魂,补完了会写桂的文,肯定的。
昨天11点刚到家的我……
请多指教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刚刚奥丁刺穿了我的心脏。
和刺穿爸爸时一样。
这就是身体死亡后脑未死亡的情况吗?
能撑多久呢?
好像不重要吧。
大概。
还有好多事没做呢,
还没帮路明非在恺撒和诺诺的婚礼上帮忙打爆车轴,抱歉,看来只能路明非自己去了。
还有狮心会有很多事没交代。
任务也没完成清楚,过年也不能回中国去看妈妈了。
妈妈没了我会怎样?会哭?会跑到美国?还是把我忘...

6
 
1 / 2

© 樱临樱语 | Powered by LOFTER